marilyn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Marilyn Manson是1989年组建的一直美国乐队,也许是90年代继Nirvana之后,最具时代感召力的乐队,风格类型是另类金属,哥特金属,休克摇滚。

风格类型:Alternative Metal(另类金属) Goth Metal(哥特金属) Shock Rock (休克摇滚)

唱片公司 Nothing Records ,Interscope Records

在这张94年的专辑中,地狱的狂欢景象始终压迫着听者的神经。后hardcore式机械单调的鼓击,工业金属阴暗凝重的和弦段落,将诡异的氛围渲染得淋漓尽致。Marilyn Manson用地狱恶魔般的嗓音歌颂着反基督的降临。

dope hat中犹如群魔狂舞般诡异的节奏,加上Manson嗜血一样的咆哮,描绘了一幅世纪末的鬼怪盛宴图。不要怀疑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青年如飞蛾扑火般将他奉为自己的图腾,因为在这个所谓的信息时代中,上帝早已死了。

06.Sweet Dreams (are made of these)

10.May Cause Discoloration of the Urine or Feces

13.White Trash (Remixed by Tony Wiggins)

03.Dried Up, Tied and Dead to the World

“什么人物!”事实上每个不存善心的人见到Marilyn Manson那副鬼样子总会这么嘟囔一句。很容易便会视之为Alice Cooper或Kiss一类头脑简单性格古怪的异妆癖者。然而我最终还是为自己这种愚蠢的偏见后悔了。

改变观感是源于《滚石》杂志受用者对之的一次怒斥:“’96最差艺人”,我想能被《滚石》如此评价应该很不容易。饶有兴趣地听完这张77分26秒的超级长片,并一听再听,反复听,最后我终于明白,原来人们是害怕面对这样一个事实:Marilyn Manson的窜红即证明了朋克摇滚的末日来临。

期待革命是平庸人和平时期的妄想,但革命真正来临时一定会吓倒许多人,大多数人对这种腥风血雨并没有作好充分的心理准备。后Nirvana式的疯狂加上仿Alice Cooper的狰狞,Marilyn Manson一出现便显然引发了一场暴力冲击。人们为其阴暗而俗艳的魔鬼包装吓怕,同时也被其深具的反建制激情震死。很显示,Marilyn Manson在其时的出现非常出人意外,人们本来以为盼到的是一位Kurt Cobain式的自毁英雄,谁知来的是另一个Johnny Rotten,甚至比他更放肆。但是,撇开他的文化影响不谈,Marilyn Manson对金属乐的贡献是巨大的,他革新了Pantera和Ministry等对硬核的陈旧概念,而赋予了许多朋克尖酸。专辑的制作人是大名鼎鼎的电子噪音乐队Ninc Inch Nails的主唱Trent Rcznor 。这使Marilyn Manson的音乐仿佛沾染了许多后工业趣味,只不过更显夸张和怪异,窒息般的自省。Marilyn Manson的音乐遗产直接源自死亡金属和硬核工业摇滚,这吸引了无数过敏而愤怒的少年如飞蛾扑火般投身于他的死亡队伍中去。

Marilyn Manson在这张长长的“Antichrist Superstar”中其实只表明了一个概念:畸形只是一个外在的装饰,恐怖与愤怒才是这时代永恒的情结。暴怒的音乐充满着诱惑,污秽不堪却只似在嘲弄着每一个人。

不要被那77分钟听似喧闹的声音所蒙蔽,Marilyn Manson绝不是吃饱了撑的要弄出一些常规非常规的噪音来糊弄人。专辑开首一曲“I rresponsible Hate An Them”给愤怒的人们提供了一个绝佳的范本,“The Beautiful People”中Marilyn神经质地嘶扯着他魔鬼般尖锐恐怖的嗓音,发出令人作呕的尖叫,音乐仿佛流动着远古墓穴的腐败气息。

在郁闷的死亡进行曲“Cryptorchid”中,他居然显示出了一点感伤,回首他那段甜蜜的少年岁月。“1996”则是一个反叛者的宣言 ,Marilyn 讲述了政治文化和自我思想的冲突,一通发泄之后,他提出了自己的简单解决办法:“Anti…!Anti…!Anti…!”。他毫不隐瞒其在“Tourniquet”中受到的Alice Cooper的影响,当然他也暴露了自己的真实想法。我真正感兴趣的是他在“Mister Superstar”和“Antichrist Superstar中对摩登时代的无情嘲弄,这个造星时代最引以为豪的价值观在他眼里变得一文不值,“超级”两个字就像“狗屁”一样空洞与可笑!

“Antichrist Superstar”无处不舞动着冷漠、不详和嘲弄 。怪诞的口哨和合成器,失真电声反馈,浓重的鼻息,野兽般的呻吟———乐器似乎也在没命般的暴击中爆裂。这无疑是一场强力的核爆炸。Mrylin Manson很显然注定会成为下一个他所自嘲的“Mister Superstar”,他富于攻击性的音乐,酷毙了的形象,以及愤怒的反讽无时不刻在提醒着庸常:“Hey Hey!你们的梦魇来了!”

09.I Dont Like the Drugs (But the Drugs Like Me)

这次我享受的是《Mechanical Animal》这张专辑,听曼森之前我习惯不听任何音乐,这完全是为了衬托出曼森那种撕裂骨髓后发出的阴森的美丽暴力。

从前听曼森是需要半躺在床上的,四周裹满棉被,这样用来避免极端疯狂下的自残行为;也需要用手机预先拨好120,这样用来避免猝死床上以后无人知道造成的尸体腐败,以及彻底腐败后露出完美的白骨。

而这是一张干净而略带华丽的唱片(从封面曼森那种人妖不分的中性化视觉表现即可略见一斑),就像他在封面照片中红色隐型眼镜遮盖下的眼睛。当然,这里的干净和华丽是相对他以往的暴力工业金属而言的,以一个保守的眼光来看这些音乐仍是暴力而极具侵略性的。

脱去密不透风的重型和弦,曼森的音乐还是有他纤弱的地方的——那是他苍白的面孔;是他凄美而惊涑的视觉表演。这些将是面对死神时曼森拿出证明自己的勋章。

从本专辑所选的曲目来看,曼森在这张唱片中风格算是有很大变化了。第五首《Disassociative》中冷静的吉他拨弦和整齐的电子节奏;依然压抑且歇斯底里的嗓音和尾声中漂亮而且纯净的女声合唱。曼森渐渐把自己的音乐从工业的绝对暴力推向了歌特的凄惨、稀薄。而且在听某些片段时我竟然也会恍惚感觉CD机里旋转着的是濒死的“The Suede”或者是主唱因饮酒过度而变声的“The Cure”。

这些在第六首《The Speed Of Pain》中则体现的更为明显,贯穿乐曲的全部甚至高潮部分都没有塞入一块工业金属的和弦,在相对平静与动听的旋律遮盖下,曼森那些从骨子中透出的杀戮的欲望被全面地诗化了。

音乐上的渐渐转型预示着曼森将要彻底摆脱他的导师兼制作人Frent Reznor(九寸钉)的影响,也预示着曼森将在以后的路上多涂抹出一片惨淡的灰色天空。这相对于一个在阴森世界不断舞着的“邪恶天使”与许多躲藏在歌特深林中伸出苍白双手的听者来说无疑是好的。但从许多曲目中猛然突现的重型和弦和大量扭曲而黑暗的工业电子采样中还能依稀看出,曼森还不想彻底抛弃工业音乐这把锋利并滴血的匕首。

与曼森在音乐中惯用的嘶哑吼叫不同,他在这张唱片中的演唱风格多近于阴森的自语、恐怖的呢喃与呻吟。四周回响的畸形美妙配乐中混合着他邪恶的呼吸声。这种给人听觉上的变化是怎样被孕育又是怎样诞生的?因为曼森的成熟还是衰老?

曼森曾有一句非常著名的话是:“为了避免自己彻底疯掉,我在成为音乐人和成为杀人犯之间做了一个选择。如果有人和我当初一样,那该是你做选择的时候了。”毫无疑问,他是选择了成为音乐人,但是,在音乐的背后,他也从未放下过他作为一个杀人犯的尖刀。在这张专辑中,这把尖刀仍是存在的,但与原来的赤裸相比,这里的凶杀已经被诗化了。

这是一朵盛开在腐尸堆中、扎根于尸体并吸收腐烂物而长成的美艳却带有利刃的滴血玫瑰。是曼森向歌特王国挑出的醒目并舞动的白骨。

09.I Dont Like The Drugs (But The Drugs Like Me)

14.Astonishing Panorama Of The Endtimes

(In the Shadow of the Valley of Death)

05.Target Audience (Narcissus Narcosis)

07 In the Shadow of the Valley of Death

2000年Marilyn Manson还没从歌迷对于Mechanical Animals的排斥中缓过神来,Columbine唱片公司又给他又留下了深深的创伤,最糟糕的是,他已不再属于是美国恶魔的形象了。Brian Warner准备做什么呢——立足于如此不稳固的境地之下。作为一个聪明人,也作为一个理智的商人,他知道是时候去巩固他的实力了——把Omega与Antichrist Superstar相结合,并回到那残酷的、争论无数而富有歌剧效果的音乐篇章——以造就一张总体上能够吸引那些被环境疏远的青少年人以及传统文化卫道士的概念化专辑。这张由此出炉的专辑——Holy Wood (In the Shadow of the Valley of Death),意图作为由Antichrist Superstar开头的三步曲之结尾篇,其中深奥费解的故事线索其实带着相当的Marilyn Manson自传色彩,但另人称奇的并不是故事部分——他最终把Mechanical Animals中的旋律以及细微的声音阴影与Antichrist中那粗俗的新工业金属音乐风格相融合。因此人们也容易把这张专辑看作Marilyn Manson的音乐定义专辑——专辑中曲调优美而嗓音沙哑。专辑的出色之处在于Manson的心良苦所创造出的那近乎完美的细节——在于歌词、专辑主题、专辑制作、歌曲顺序编排、那在词曲中所体现出的滑稽的模仿和自我剽窃以及自我亵渎神灵的封面艺术效果。对于专辑下的这些苦工夫令这张Holy Wood成为一张与Marilyn Manson其他作品相比之下更强有力、更富有一致性的优秀专辑。如果说这张专辑有问题,那么问题也出在Manson那震撼性的摇滚音乐在2000年这个时候似乎显得光怪离奇。Eminem超现实主义幻想曲才是那年标志性的音乐,而Marilyn Manson的摇滚乐歌剧、宗教折磨以及歌特之音都是属于那个已经过去的年代。不过这确实让Warner吃了一惊——因为Holy Wood结果仍然相当成功。

04.Doll-Dagga Buzz-Buzz Ziggety-Zag

05.Use Your Fist and Not Your Mouth

时间的影响是流行乐的要义,Marilyn Manson当初以一张Antichrist Superstar完美体现着那时的时代精神,他凭借阴暗而艺术的工业金属,把后另类音乐一下送到了音乐排行榜头名的交椅。他是位骄傲的视觉艺人,一位在那个时代敢于和他的反对者面对面,敢于用自己的沉稳和明辩据理去反驳那个狂妄时代的艺人。然而,象其他视觉艺人一样,音乐上的创新猹始渐渐枯竭,并伴之从骇人转变为自我拙劣的模仿,这些都逐渐浮现。Manson经过摇滚音乐领域内多年的演绎生涯,试图以迅速跳出Mechanical Animals中充满魔欢元素的音乐限制来克服视觉音乐的通病,但如此做也使他失去了大批的乐迷,因此当他在那张2000年Holy Wood中又回到了从前那恐怖的工业金属时,Marilyn Manson似乎已显得有些过时,赢得不了多少关注了。3年后,他以自己的这种发展态势,发布了第五张专辑——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同时直到2003年,摇滚乐——尤其是重金属,正强烈需要一个有着高贵形象和宏伟的雄心的艺人,而Marilyn Manson正是这么一位。毕竟,The Golden Age对于日耳曼艺术、歌舞剧艺术以及早已衰弱的Hollywood30年代的魅力,意图通过用节奏强烈的重金属重新加以诠释,为其赋予现代化意义从而能跟上时代的潮流。但在如今这个年代,摇滚艺人对于80年都没有什么印象,更不用说是30年代了,而人们常常会忽略这个因素,尽管音乐不是他们的事业。

从音乐上来说,Manson并没有抛弃他们最本质的音乐特征——他仍在不懈坚持Holy Wood中最根本的音乐元素——但这张由他本人第一次担当制作的专辑却显得肤浅而轻盈,尽管音乐仍笼罩于扭曲和吼叫之中。感觉上好像Manson已从反复处于众人的关注之中解脱,他的音乐也随之变得更加外向。这种新的自由空间也让他有时候显得有点糊涂可笑——比如在“This Is the New Sh*t”中那毫无意义的声音,以及在“Mobscene”中对Faith No More的“Be Aggressive”的借用还有其中的歌词“You are the church/I am the steeple/When we f*ck we are Gods People”——但所有这些并没有为专辑摸黑,而且从其他方面说,也成为专辑的一个显赫之处。现在问题的所在是,在Marilyn Manson以往专辑中总会体现提纲挈领的概念,然而在这张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中也确实有一定的主题,但这次却令人无法辨别,虽然从专辑总体感觉上来说,仍会有相当强大的共鸣。Manson这次混乱、蛮横而喧闹的表演也许会受到些挫折,他音乐这次的定位相当尴尬,不能上也不能下,Manson也不象以前——他在专辑中听上去好像并不是十分认真,声音显得过于僵硬。但从总体而言,这仍可算作是张出色的专辑——可能不是Manson最好的一张专辑,也肯定够不上一张众人关注的专辑,然而专辑所营造出来的那宏伟而壮丽的气势却是压倒Manson所有同行的,而且也不差于他前先的专辑。The Golden Age中也带有稍许的诙谐幽默成分,这也为专辑本身添色不少。.

原作Stephen Thomas Erlewine 翻译disding 摘自AMG

摇滚乐界的史蒂芬金?绑架视觉与听觉的惊悚魔头 …以戏剧性的邪色华丽解放30年代好莱坞歌舞盛宴。

老美以行动向恐怖教主Marilyn Manson/玛莉莲曼森乐团宣示效忠,单单美国一地至今已累积6百万张的总销售天量,这支哥德式工业摇滚团体在乐界开创惊悚视觉与听觉的地位绝不亚于文坛的恐怖大师史蒂芬金。

向来以惊世骇俗的扮相与挑衅卫道人士的言论著称的Marilyn Manson,’96年首次出辑《Antichrist Superstar/离经叛道》就因鼓吹反宗教无神论而引爆争议,也树立起Marilyn Manson无与伦比的毁灭者形象、’98年苍白人妖鬼魅造型的《Mechanical Animals/机械化动物》更缔创空降Billboard流行专辑榜冠军佳绩、横扫全美,之后再以20世纪末的超猛天碟《Holy Wood/亡命圣林》激销全球150万张,虽然99年时曾发生Manson崇拜份子扫射校园师生事件的憾事,但他们挑战世俗眼光的大胆言词与创意仍然毫不妥协。

阔别两年全新专辑《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惊世骇俗》的创作概念是Marilyn Manson发想自30年代好莱坞的灵感,由Marilyn Manson与Tim Skold制作、Ben Grosse混音。首打“Mobscene”夺得英国摇滚单曲榜No.8 (5/4)与德国排行榜No.8;“This Is The New Shit”更雀屏中选为基努李维主演卖座电影系列续集《骇客任务:重装上阵》的电影主题曲;此外,国际版还特别加收一首“Tainted Love”,绝对值得珍藏。

以Alice Cooper马首是瞻,团名本身融合了性感女神Marilyn Monroe(玛丽莲梦露)与连续杀人狂Charles Manson这样善恶同体的颠覆概念,Marilyn Manson壮大了shock-metal的摇滚魔力,透过歌特摇滚/工业摇滚/庞克/另类摇滚等不同类型的摇滚元素,汇聚成反主流的摇滚流派。

1994年,Marilyn Manson发表首张专辑《Portrait Of An American Family》,随即担任Nine Inch Nails巡回演唱会的暖场团炒热知名度,而他在演唱会上的乖张行径就此不断跃为报纸头条。首桩最受争议的举动就是他在盐湖城演唱会上当众撕毁摩门教经书,而撒旦教创始人Anton LaVey更为Marilyn Manson封上撒旦教的教士称号。1996年季军大碟《Antichrist Superstar》藉由虚无的摇滚上帝角色贯彻他离经叛道的思想,同时也展开自创的“虚幻自传三部曲”序曲,并自此被冠上“史上最具争议色彩的摇滚巨星”、“把灵魂卖给撒旦的人”等称号;这一轮巡回演唱行程爆发更让人哗然的事件—他当众撕扯圣经,此举将全美卫道人士的怒火烧到极限,要求禁止该团公开演唱的声浪翻腾全美。

1998年(虚幻自传三部曲之二部曲)《Mechanical Animals》出炉,叙述雌雄同体的摇滚魔怪Marilyn Manson出卖灵魂的过程,发行前夕虽遭K-mart等大型卖场抵制以及时代杂志的大声挞伐,仍无法抵挡专辑的超悍买气,强势空降冠军王座。1999年,美国科伦拜高中惊传学生持枪扫射师生的惨剧,Marilyn Manson更成为众矢之的。2000年,以专辑《Holy Wood (In The Shadow Of The Valley Of Death)》为倒述式的(虚幻自传三部曲)写下完结篇,交代那位虚无的摇滚上帝在沉沦、堕落之前的线年专辑《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另觅主题,以30年代好莱坞名伶、歌舞、宫廷、酒吧杂陈的场景,探索堕落艺术的废墟,摇滚杂志KERRANG!称赞这是该团出道以来的最佳代表作。

2004年,Marilyn Manson推出创团以来首张精选大碟《Lest We Forget – The Best Of》,网罗乐团地动天惊的摇滚劲歌,包括:分别翻玩80年代英伦电子摇滚代表队伍Eurythmic、Soft Cell乐团的代表作Sweet Dreams (Are Made Of This)、Tainted Love(搞笑片《非常男女》插曲),还有先后获选为电影《骇客任务》、《骇客任务:重装上阵》插曲的Rock Is Dead、This Is The New Shit,以及mOBSCENE、The Beautiful People 等爆猛大作,精选大碟同时收录全新挑战德国新浪潮电子摇滚劲旅Depeche Mode 1989年英国金榜TOP13招牌作Personal Jesus。特选魅影盘特别超值加收DVD,豪华辑录20支该团历年畅销曲目音乐录像带,而灵魂人物Marilyn Manson向来惊世骇俗的怪诞创意与特立独行的邪恶美学尽收其中。

4. They Said That Hells Not Hot

6. Heart-Shaped Glasses (When The Heart Guides The Hand)

9. Mutilation Is The Most Sincere Form Of Flattery

10. You And Me And The Devil Makes 3

Marilyn Manson在2007年的最新唱片Eat Me, Drink Me是主音Marilyn Manson跟妻子DitaVon Teese离婚后,跟Tim Skold共同制作的大碟。与先前的大碟相比,Eat Me, Drink Me犹如主音Marilyn Manson的自传,个人心情(特别是Marilyn Manson的爱情经历)及自省部分占据了专辑的大半部分,与之前宣扬其个人哲学的风格迥然不同。除此之外Marilyn Manson在歌曲中的咬字也清晰了不少,放在大碟开首的If I Was Your Vampire是他被妻子通知离婚之后即席填词的,谈及这首歌时他说:“这首歌就像是一首新的Bela Lugosi的《Dead》,后者一直是公认的哥德国歌。”

Marilyn Manson谈及这张专辑的灵感时表示:“名字的灵感来自数年前一个征求被吃掉的德国男人,以及那个吃了他的人。虽然我与他们的关系没有联系,但我觉得这故事浪漫得非常令人感叹。我觉得人们不会视之为浪漫,对他们那是恶心,而对我也有一点认同。”

此外,Marilyn Manson的女友Evan Rachel Wood也亮相于Heart-Shaped Glasses (When the Heart Guides the Hand) 的MV里,因为涉及性爱场面此曲的MV亦自然难逃禁播或删剪的命运

基本信息出版日期:1998年 01.Great Big White World 02.Dope Show 03.Mechanical Animals 04.Rock Is Dead 05.Disassociative 06.Speed of Pain 07.Posthuman 08.I Want to Disappear 09.I Dont Like the Drugs (But the Drugs Like Me) 10.New Model, No. 15 11.User Friendly 12.Fundamentally Loathsome 13.Last Day on Earth 14.Coma White

爱他或憎恨他,自称的 基督的敌人巨星 玛里琳 Manson 无争议地在 1990 年代的最声名狼藉和最有争论的演艺人员。

2002年离开MARILYN MANSON,加入NIN,2008年重新回归

过去,他已经演奏鼓许多拉斯维加斯乐团。他们买了在奥兰多的一家戏院,而且他开始表演只是玩。 他代替了最初的玛里琳 Manson 鼓手 Sara Lee Lucas 。

曾在2004-2005 年代替受伤的Ginger Fish 在Against All Gods巡回演出中担任鼓手,前NIN成员

很多才能而且很多纹身吉他弹奏者,从一位工作场所音乐人1989年直到最近。 现在他是玛里琳 Mansons 的领导吉他弹奏者的第二个替换更换 Zim Zum 。

在队时间最久的,最默默无闻,最忠诚的队员,最终因为经济问题而离开MANSON

装备: Percussion, Synthesizer, Drum Loops, Mellotron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